猫咪线上观看充值

☆、07440-包装盒

蒲余灵宝:“所以打架之外的时间心情都不够舒畅是不是?”

我:“打架有很多种。言语交锋、灵力丝试探、布置陷阱……剑修之剑可无形, 不一定要出实体的剑才算打架。广义地说,我现在与蒲余灵宝您,也可以算是在打架, 或者叫交手也行。”

蒲余灵宝:“唔, 也算吧。”

最终,蒲余灵宝在童话世界收了一片森林。不是裴悦待过的曾恢复能力强大后毒性强大的森林,也不是与其他冒险者任务相关的森林, 而是一片好像与剧情脱离了的背景板小森林。

蒲余灵宝将它收起后, 它化为了一个剑鞘, 剑鞘外表面有着枝叶的花纹,但整体呈现金属质感。

这剑鞘的核心物质应该来自小随空间之外,蒲余灵宝只是用那森林做了核心物质的容器。也可以说是蒲余灵宝从我的空间中拿了一个合适尺寸、合适材质、合适外形的包装盒。虽然没有这个包装盒也不影响核心物质的使用,但有了之后看着就是会更舒心一些。

蒲余灵宝:“包装盒这个形容……也行吧。我拿这个包装盒的全过程都让你看到了……”

蒲余灵宝正说着, 裴沙吐出了一个和蒲余灵宝那剑鞘长得一模一样的剑鞘。

蒲余灵宝点头:“你也能够模仿制造了。这样制造的盒子可以用来装很多常规不好装的东西。我教会你这个就算是付了你报酬了吧?”

我:“谢谢。我喜欢这个报酬。”

蒲余灵宝:“行,那我走了。再次提醒你,少跟蒲延曜牵扯。”

芭蕾女孩文艺古典气质优雅

我:“客观地说, 这个不由我定。”

蒲余灵宝:“主观地说呢?”

我:“主观上……我确实有兴趣与蒲延曜灵宝接触试试。凡是无意伤害我的化神大乘期,我都想接触试试。”

蒲余灵宝:“能拦得住我会拦,拦不住我也只能随便你们。”

我:“我承诺,被拦住了我不会记恨。”

蒲余灵宝:“我还怕你记恨不成?”说完他便消失了, 紧接着裴威灵宝也消失了。

然后小随开始把不需要放宝库的东西重新挪回到生活区。

☆、07441-报喜

裴简卓一边看着小随忙碌, 一边说:“裴威灵宝有没有找到通往宝库的路我不知道,但我好像已经找到了出监狱的方法。”

小随:“找到就找到吧。你出了监狱后第一站肯定只能到主世界,然后你靠着与主人的灵魂连接重新连入我的空间,接着进空间, 再接着便又进了监狱。进不了生活区。只要我不开门, 谁也别想进生活区和宝库。外力强冲只能冲进监狱。”

裴简卓:“为什么是强冲?你又不可能阻拦裴林的意识入生活区, 我顺着灵魂连接、以裴林意识为跳板不就进生活区了吗?”

小随:“我也同样能以主人的意识为跳板,把溜进来的你踢进监狱。除非主人彻底偏向你、打压我,否则你就是进不来。”

裴冰:“彻底?”

毛球:“也就是裴随林已经接受‘裴林会不彻底地偏心裴简卓’这个事实了。”

作为一个资深墙头草,我对你们之间的交流一般是持中立态度。

裴悦:“中立和墙头草的词义……”

我去找老爹。

先跟他报喜:“我坑到裴威灵宝了。”

老爹‘嗯’了一声。

我:“这个坑的成就有你的帮助吗?”

老爹:“没提醒、没支援算吗?”

我:“怎么实现没提醒?你想什么裴威灵宝不都知道吗?”

老爹:“想的时候有表层大声嚷嚷,也有藏起来的小声嘀咕。”

裴简卓:“可以实现,没问题,只要你不在试图瞒一件事情时用力过猛反而把隐藏的盖子掀开,瞒住几十秒小意思,你拿我训练一下就知道了。”

作为一个对己方特别坦荡的人,这事挺有挑战度的。

我问老爹:“我现阶段,结婴之前,有没有可能旁听化神大乘期聚集的交流会?”

老爹:“如果你取代姜未校成为云霞宗基本没了悬念的下一任掌门,不仅可以旁听,你还可以在会上发言。”

☆、07442-要一个理由

你自己都说大师兄当下一任掌门基本没悬念了,我怎么取代?而且哪怕大师兄今天突然死了,继承人也选不到我头上啊,他们管理部门在不需要我活跃气氛、舒缓心情的时候,经常不待见我。

我:“我不需要参与,我就想听一听。其实只要不是正经论道的场合,我旁听一会儿应该对我没危险吧?你们日常交流时也不总是说很玄奥深邃的大道理,也会吵吵很低幼的话题对不对?刚刚裴威灵宝和蒲余灵宝的吵架就完全在我可以一边听一边吃零食的悠闲范围内。”

老爹:“所以那种话题为什么要聚在一起吵?为什么不通讯器吵?”

我:“你用通讯器我旁听也可以啊。隔着通讯器更好,不感受现场灵力波动,我受伤的几率就更低了。”

老爹:“我是现在就可以找几个化神期道友随便聊聊让你听,拉上一两个大乘期也不难,但你得给我一个我有必要这么做的理由。我为什么要和其他道友一起送你一场表演?”

我:“不能算表演吧?你找人聊的话题肯定是现在聊并不突兀、有一定讨论价值的,你找上他们聊这个不会让你欠他们分毫人情,即使没有我你们也会在近期聊,我就只是……旁听。”

老爹:“所以说,为什么我要让你旁听?”

我:“多我一个不多?”

老爹:“少你一个也不少。在有与无皆可的时候,基于精简原则,优先选清场。”

我:“我……想听。”

老爹:“你的想与不想,可以成为你行动的理由,但不能成为我的。你得给我一个让我‘想’的理由。更直白地说,就是你得证明我能从这个行动中获利。”

我:“那我……再想想?”

老爹:“你慢慢想。如你所猜,化神大乘期之间能聊的话题不少,虽然大家经常懒得聊,但任意一个时刻当有人就随便一个话题发起不定向聊天邀请时,响应的人总会有一些。三五个、十来个,人少便用人少的模式聊,人多又聊出人多的氛围。这是很轻松便能实现的一个活动。”

我:“所以我的理由也不需要很强力,只需要成为一个小小的推力。一个轻戳就行。”

老爹:“如果你找对了戳的点,使的力便可以极小;而如果你选择的戳点不对,那么可能即使你费了很大的力气,我还是会拒绝你。”

我:“如果我自己公开邀请大能们办一场允许我旁听的讨论,大能们有可能愿意吗?”

老爹:“一回事。我这边同意的意思是参与我这场讨论的化神大乘期都同意了你的旁听。”

我:“所以我要证明的不仅是我的旁听能让你获利,还需要证明其他参与此事的大能也能获利。”

老爹:“仔细说来就是这样。不过因为每一个化神大乘期的道的相关范围很广,所以当一件事能让某一个化神期获利时,往往其他不少化神期也能从中或多或少地获利。所以你只要说服了我,那么同样的理由也能说服除我之外的不止一个化神大乘期。”

我:“这样听起来好像我面对的问题简单了一点。”

老爹:“所以你加油。”

但老爹说了‘不’的事情,我真的能让他改主意吗?

☆、07443-寻求合作

易若长老:“固执的剑修,难啊。你怎么会来找我?你不是一向躲着我吗?”

我:“也没到躲的地步。”虽然一般是不太想见你这个以戏耍小辈为乐的长老。

我:“我找你是想跟你探讨一下对外开放过客园的事情。裴悦的实现愿望系统可以招收新员工了。”

裴悦:“我怎么不知道有这个招聘需求了?”

裴空:“你是金牌一线员工,招聘的事情有其他管人事的系统操心。”

小滚高高兴兴地拍拍小怜。

小壳:“它推荐的是它自己还是小怜?”

毛球:“你可以试试与小滚还有小怜竞争。”

小壳:“不,我只想当一只懒洋洋的猫。”

小滚:“要懒洋洋的。”

小随:“小滚的语言能力可能跟裴沙差不多。”

毛球:“小怜,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展现出比小滚顺溜很多的语言能力,我们就给你一份工作。只要你创造了工作价值,你就能一定程度脱离玩具身份。”

小怜有气无力:“一定程度?”

裴简卓:“如果你拥有能轻松殴打小滚的武力,你就能彻底脱离。修真界毕竟是很弱肉强食的,武力不是衡量强弱的唯一指标,但大概算底线指标。有武力不代表能拥有一切,但没武力……就废了。”

小怜振作精神:“好,我来做这份人事工作。”

一般公司里,人事是个肥差吧?干嘛一脸牺牲的表情?

裴空:“因为很显然它这个人事只是跑腿的,能推翻它决策的上层领导太多,被他领导的员工却一个都没有。”

那是挺惨的。

易若长老:“你应该已经通过蒲余道友设定好了过客园对外待客的安全性,稳定性方面则可以通过限制同一时间入内的人数处理,给顾客们定规矩你应该去找戒律处或者讨债处,我能帮你的……是设计用顾客来做试验的场景?”

我:“蒲余前辈教了我制作打包盒的方法,游乐屋还有裴沙日常模拟出来的不稳定场景都可以装入打包盒中,打包后那些场景便可以脱离小随而存在了,对我来说玩起来的安全性更有保障。虽然过客园本身也已经与小随的主空间有了很高的隔离,但还是‘脱离’更适合做高强度试验。”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