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桃短频段视频

唐飞燕叹息了声,眼神黯淡,道:“我大哥比我年长了不少,在他心里,世俗纲常,个人声誉,门派声誉比什么都重要。

要想让大哥这么快原谅我和方寻,恐怕是不可能了。”

慕挽歌劝慰道:“飞燕姐,你也别难过了,其实,这件事并没有谁对谁错,只是观念和看法不一致,所以才导致了现在这个局面。

而且,你终究是唐门中人,与唐门大长老血溶于水,这份亲情是不可能就这么轻易割舍的。

也许现在大长老还想不通,但以后或许他就想通了呢?

到时候让方寻与你一起去赔罪,想必大长老也会原谅你们,接纳你们的。”

“但愿如此吧。”

唐飞燕轻轻点头,但脸上的忧愁却依旧化解不开。

慕挽歌也不想看着唐飞燕继续难过,而是赶紧转移了话题,道:“飞燕,既然你打算在中海住下了,那生活用品和家居用品也需要采购。

要不,今天我和方寻陪你一起去逛街、购物,怎么样?”

“我赞同这个提议!”

方寻赶紧附和道:“拎包啥的就交给我好了!”

纯白娇娘优雅长裙清新迷人

慕挽歌道:“方寻,赶紧准备一下,待会儿我们就出发!”

“好!”

方寻点了点头,然后跑进了房间去拿手机。

来到房间,方寻拔掉了手机的充电线头,然后拿起手机开机。

然而,手机刚一打开,就看到了不少未读消息。

方寻愣了一下,然后点开了那些消息,发现都是七班的学生们发来的。

在看到消息内容后,方寻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段庆澜和任东来八人联手向自己宣战!

马九川和赵山河五人正在替自己应战,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

方寻眼中闪过一丝寒芒,心里生出了一股无名火!

自己只不过是想在学校好好教一教学生,度过这段安逸的时光,为去洪荒界做准备,可段庆澜这些家伙却三番两次挑事!

自己一再忍让,可这些家伙却蹬鼻子上脸!

这些家伙真当自己是软柿子,想捏就能捏的么?

既然这些家伙这次都踩到自己头上来了,那自己也就无需忍让了!

是该让这些家伙吃点苦头了!

也就在这时,沐小夭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方寻赶紧接通了电话!

“方老师,你可算是接电话了!

出事了,出大事了,你赶紧来学校啊!”

电话一接通,沐小夭焦急的声音就传了过来。

方寻调动了一丝气息,改变了声音,道:“小夭,你们发的消息我已经看到了,现在情况怎么样?”

“方老师,马老师他们现在的情况很不好,都被打伤了!”

沐小夭急声回了句。

“那马老师他们还能支撑多久?”

方寻又问了句。

“最多还能支撑半个小时,哦,不,恐怕最多只能坚持二十分钟了!”

“时间够了,我现在立刻赶过来,告诉马老师他们,绝对不要认输!”

说完,方寻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收起手机后,方寻匆匆走出了房间。

看到方寻急匆匆的模样,慕挽歌和唐飞燕两人一脸疑惑。

“方寻,发生什么事了?”

慕挽歌赶紧问了句。

“学校里出了点事,我得赶紧赶过去!”

方寻回了句,而后道:“要不,你陪飞燕去逛街吧?”

“不用了,逛街的事周末再说,现在我陪你一起去!”

唐飞燕站了起来。

“你也要去?”

方寻愣了一下。

唐飞燕道:“对啊,我不是跟你说了吗,我也要去七班任教!”

“哦,也对,行吧,那我们一起去!”

方寻点了点头。

“挽歌,要不我先送你去会所?”

方寻又冲慕挽歌问了句。

慕挽歌摆手道:“既然你有急事,那你赶紧去,待会儿我自己开车去会所。”

“那好吧。”

方寻点了点头,然后带着唐飞燕走出了别墅。

随后,方寻从车库开了一辆车,然后迅速戴上了人皮面具,眼镜,换了件衬衫。

坐在方寻旁边的唐飞燕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男人,顿时就愣住了,“天呐,你这样一变装,就连我都认不出来了!”

“认不出来那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方寻笑了笑,提醒道:“对了,飞燕,我在学校的化名是方旭,方方正正的方,旭日东升的旭,你可不要叫错了。

当然,你要是怕叫错,那叫我方老师就行了。”

“知道了,知道了,我又不是笨蛋!”

唐飞燕连连摆手,道:“你不是很急吗,赶紧开车!”

方寻笑了笑,然后直接启动了车子,朝着武者学校疾驰而去……

……

此时。

武者学校,校场上。

咚!

伴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马九川直接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口中吐出了一口鲜血,彻底失去了战斗力。

嘭!

又是一道沉闷的击打声响起,赵山河也宛如沙袋一般,倒飞了出去,口中吐出了一大口鲜血,身上满是伤痕。

赵山河虽然还想爬起来再战,但却根本爬不起来了!

也就在马九川和赵山河两人倒地时,张芳华也支撑不住,跌飞而出,鲜血溅洒当空,摔在了地上!

校场周围的师生们一阵唏嘘!

“完喽,七班的马九川他们输定喽!”

“哎,真是可怜啊,成绩垫底不说,现在还被人这么打脸,要是我啊,以后是没脸在学校待了!”

“不过,这段庆澜他们下手也太狠了吧,马老师他们都伤成这样了,他们还不留手!”

“嗨,段庆澜他们与七班新来的那小子早就结怨了,现在那小子不来,他们自然要把气撒到马九川他们身上了!”

在场的人小声议论着,有人怜悯,有人幸灾乐祸。

“马老师、赵老师、张老师!!”

“可恶,太可恶了,那些家伙下手太重了,这件事就是要废了马老师他们啊!”

“这哪是切磋较量啊,这根本就是报私仇!”

七班的学生们义愤填膺,紧握着双拳,心都仿佛在滴血。

他们虽然想去帮忙,但现在是老师们的战斗,他们根本不允许上场。

而且,就算允许他们上场,也根本帮不上什么忙。

他们太弱了!

弱者,在哪儿都只能被欺负!

“小夭,打通方老师电话了吗,他会来吗?”

徐长青眼眶泛红,冲着沐小夭问了句。

沐小夭道:“刚才已经打通了,方老师说马上就到!”

燕东临一脸不甘地道:“没办法了,就算方老师来了,也无力回天了。”

“是啊,如果方老师能早点到,与马老师他们联手,或许还又机会战胜段庆澜他们!

可现在,马老师他们都败了,就算方老师来了,也改变不了败局了啊!”

有人叹息着说了句。

七班的其他学生们也都连连叹息,显然不抱任何希望了。